热门域名:www.508340.com 备用域名:xx775.com xx776.com xx779.com ok639.com xx553.com xx568.com
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肉体狂乱【下】
肉体狂乱【下】

肉体狂乱【下】

(1)厕奴与逐臭奴绿水河南岸,迅速崛起的霍曼公国。年轻的公王继位之后,凭借着高速的手腕,让原本弱小的公国发展成了南岸诸城邦的一大新兴势力。范涛是一名东方人,来自于南部东方人的国度——边洲。年少时跟随父辈迁移到北方,途经帝国法尔特,原来准备继续北上,但在经过迷雾山脉时,遭到迷雾山山贼抢劫,父母双亡,财产也被洗劫一空之后,范涛做为一名流浪流落到如今的霍曼公国,成为了一名清洁工。他主要的工作就是负责公国内公厕的清洗。这是一份地位低下的工作,总是受到众人的嘲笑。特别是居住在富人区的一位名叫深雪的冰系女法师,这是一个魔法师家族,事实上深雪的家族也是东方人种,不过很早就定居在霍曼了,在本地也算是小有名气的法师家族。作为女儿的深雪,擅长使用冰雪魔法,肤凝若雪,冷傲。外表是礼教完美但话不多的长发冰山美人,在本地青年人中人气爆棚,但本质看不起他人且有洁癖的女子。这一点范涛最清楚了,因为这个女子经常会用小法术捉弄他,比如突然在他工作的时候掀起粪水淋到头上之类的。用深雪的话来说:最讨厌你这种肮脏的下等人了。今天也是如此,正在水边撒尿的范涛,忽然感觉到下体冻了起来。他转过身一看,原来深雪用在远方正冰系法术捉弄他。被如此嘲弄的范涛却完全没有复仇对方的方法,只能在一边破口大骂。「你给我等着,深雪小婊子,总有一天……啊,啊!!!」他还没有说话,下方的河水就翻腾起来,将他淋成了一个落汤鸡。「哼!」深雪得意地掠了掠她的长发,转过身用优雅的姿态走开了。只留下个人气得直跺脚的范涛。这时候,不远处响起了喧闹声。只见一个粉红色头发的女法师和一个拿着三叉戟的金发女战士飞快的跑过,跟在她们后面的是一名和范涛同样东方人种的女剑士,一身白衣如雪,长发及腰,梳着云髻,宛如仙子般靓丽。「该死,果然那个白姓女人,就是白羽仙!」只听到两个女子一边奔跑,一边抱怨,然后消失在远方。……这两个人,就是佣兵界非常有名的蓝鹰卡蒂娜,以及红狐艾蜜莉。迷雾山脉事件之后,她们和白羽仙结下了仇恨,但并没有想到,如今留在公王身边的女谋士,就是先前煌黑之牙的成员——风水师白羽仙。「站住,你们站住。」野外,东方少女将两名佣兵截下来,手握飞剑的女剑仙正与她们对峙。不同于其它的,女剑仙的名字叫凌云,她不是边洲人,而是东南方渡海而来的真正异国之人。作为一名小剑仙,在她们小门派里也算是一名高手了,年轻气盛的凌云听说西北方的海对岸都是一群不会仙术的土包子,于是渡海而来,想要在这里凭着自已的剑术一展身手,行侠仗义。「你们并不认识你,为什么要这么追着我们。」这时候,两个佣兵回过头。没想到凌云将剑一横,摆出了进攻的架式。「但是我却知道你们,听说你们从事人口贩卖的生意,是两个臭名远扬的无法之徒。今天本姑娘就要行侠仗义,替天行道。」凌云凭着一股侠气,直扑对方。「咳,其实做那行是卡伦,不是我们,为什么总是把我们和那个女人混在一起?」卡蒂娜不满地叫起来,这可不是第一次被人把他们和那个从事人口贩卖的女人混在一起了。凌云是一名剑仙,也会御剑之术,脱手而出的飞剑缠绕着卡蒂娜的周围,同时她还顺手念了一个寒冰咒打向后面的女法师。女剑仙得意地认为,凭她的飞剑术和仙术,可以轻易解决眼前两个女人。正当她得意地看着卡蒂娜被困于飞剑术之下时,只见女魔法师吟唱着火炎魔法,一个比她脸还大的火球突然之间砸了过来。然后,她听到飞剑被击落的声音。「这,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城外,只听到女剑仙的惊叫声回荡在外面。……最终,凌云还是不敌卡蒂娜和艾蜜莉两个人。事实上她的能力不弱,但可惜对方也是同行间一等一的好手,更何况还是以一敌二。卡蒂娜虽然困惑于她的飞剑术,但艾蜜莉则是简单粗暴的用火系魔法和她对拼法力,最终攻受失衡的女剑仙被火球术砸飞了出去,落荒而逃。「真是的,坏了我们的好事。」卡蒂娜将三叉戟叉在地上。「那么,让我们报复她一下吧?」红狐艾蜜莉又一次露出女狐狸般的笑容。……夜晚,范涛还在郁闷地清洗着厕所,脱下裤子大便。这时候,他只听到卫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里,她逃到这里来了,那个女贼!」还有等他反应过来,早上看到的那个女剑仙就这样飞进来,显然是受了伤。在本国总是受到宠爱,很少有挫折的凌云一时间慌不择路,一头撞进了男厕所。看到这里臭气冲天,一个脱下裤子的男人坐在那里,正呆呆看着她。恶臭让她几乎晕倒,但追兵的声音响起。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范涛就一下子按住女剑仙的头,按在胯下。虽然感到极度的恶心,男人的体臭和厕所的恶臭让她几乎昏倒,但追兵正在外面,凌云也不敢发声音。只能强忍恶臭,一言不发。「不要动,如果你不想被人发现的话。」本来只是好心,范涛等到追兵快要走掉的时候,才松开女剑仙的头。没有想到,下半身立刻被重重地踢了一下,痛苦范涛几乎滚倒在地上。「你,你干什么,我救了你。」「你这个色狼,流氓,竟然想对本姑娘有非份之想!」一看到追兵走了之后,凌云的大小姐脾气就上来了,竟然被眼前低下的清洁工按住头,在对方的胯下臭他的臭味,这让她几乎无法忍受。女剑仙站起身,怒气冲冲地看着范涛。这时候,身后的追兵又折了回来,似乎听到有人的声音,看到女剑仙一个失神转过身的时候,范涛抓住机会用脚绊倒了凌云,一个重心不稳的女剑仙一下子跌到身旁的粪池中去了。立刻臭味冲天。「是,是我,我在里面?」范涛这时候探出头,对卫兵行礼。「哦,原来是你这个清洁工啊。咳,太臭了,我们走,不要呆在这里了。」卫兵们看了看,嫌厕所太脏,没有搜查就走了。范涛看了一看倒在便池里,正在挣扎的白衣剑仙,一时间怒从心里,眼前的少女如此,那个法师深雪也是,这些高高在上的白衣女人从来看不起他这样的清洁工,总是嘲笑她,哪怕他救了她,却也是被当成恶意。一时间负面情绪涌上来的范涛,将女剑仙的头压在粪水之中,看着白衣如雪的女剑仙在粪水中挣扎,修长的身体不断扭曲,污水四溅。然后过了一阵,女剑仙的反抗变弱了,同时因为臭味而咳嗽起来,这时候范涛用一只手继续把女剑仙的头按在粪池里,另一只手分开她的双腿,掏出肉棒,在粪池之中将这个白衣的女剑术破处。……发泄完之后,范涛将女剑仙押回了他的小屋。全身布满了便液的女剑仙,刚从破处的痛苦之中反应过来,想要用仙术去击杀眼前的男人时,却发现因为污液,让她的法术失去了效果。「为什么,我的仙术会不能用了。」但凌云自已却不明白,为什么自已会失去仙术。这种事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也因为从来没有人会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失去了法力的女剑仙,在力量上远不及清洁工。但她还是咬着牙,用怒意看着对方。「放了我,你竟然敢对我做这种事,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凌云还在挣扎着,其实她已经无数次想要这么做了,但全身布满了尿液的她根本放不了任何法术。押回家之后,范涛就用已经生锈的链条将她的双手锁住,让她无法逃脱。「那我就把你这么晒着吧,你觉得怎么样?」范涛威胁对方。女剑仙恨恨地垂下了头,一直在仙上的修行,她缺少应对这种场面的知识。「而且就算我放了你,你现在已经是全城抓捕的对象了,虽然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总之你是逃不掉了。在我这里,你还能躲一躲。」范涛看着凌云不知所措的眼神,「不过,我知道你的秘密如果你想对我有什么恶意的话,我就会把你的秘密公布出来。」「你,这个混蛋!」不仅仅是恨意,女剑仙的眼神中还带有不齿,范涛觉得,眼前的女人深深看不起自已。因为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清洁工,而对方是行侠仗义的女剑仙。不过最终,异国经验尚浅的女剑仙,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只要一出去就会被抓捕,勉强同意了清洁工的要求。「不过,让我先把衣服洗干净。」女剑圣非常喜好清洁,身上有污垢是她不能忍的。「你一出去就会被认出来,而且现在的你能脱身吗?」范涛看穿了女剑仙,她还不理解为什么自已会失去仙术,同时异国经验尚浅。「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凌云问他。「你现在乖乖跟着我,我是一名清洁工,一般人是不会关注我的住处的。」范涛眼珠转了一转,他想到一个邪恶的主意,「我可以帮助你暂时隐藏身份,不过你得听我的。」凌云想要拒绝,但先前被厕所破处,让她的身体还在恐惧,同时失去了力量,事实上她还不如一个普通女子强壮。最终,她勉强点了点头。「至少,让我先把衣服洗一洗。」女剑仙再一次强调。但范涛根本不理她,而是直接抓起她的头发,将她拉到最近的一处厕所里去,然后扔到地板上。「以后这就是你的工作了,负责帮我把厕所打扫一下。」范涛命令女剑仙,凌云双手的链子并不粗,并不会影响行动。但一进厕所,恶臭又把女剑仙熏得几乎昏了过去,她双腿一软,倒在满是污垢的地上,双手还不住捂住嘴巴。「让我走,不要在这里,求你,让我走。」女剑仙这一下子彻底软了下来,不顾一切让对方放过她。但范涛只是淫笑着将女子留在那里,转过身锁上门,将她扔在臭气冲天的男厕所里。就这样,城市的清洁工范涛得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礼物。现在,他不必每天都去一个个厕所清理了,只需要带着他的奴隶去打扫就行。失去了法术的女剑仙显得非常不愿意,但受制于范涛,只能带着恨意开始学着怎么清扫厕所。范涛是整个城市低层的居民,他并没有太多的收入,所以事实上,凌云的一身白衣几乎就没有换过,白天锁在家里,晚上就去清扫各个厕所,让本来一身白衣白裤,开始变得尿黄色,无论女剑仙怎么抗议,清洁工仍然不给她换衣服,最多实在臭得受不了,会放在水里洗一下。但这只是用水随便洗的,仍然有污渍清洗不掉。几天过去了,女剑仙也慢慢适应了厕所的工作。范涛有时候会在一边看着,他训练凌云必须趴在地下,撅起屁股来擦地板,每天看着清楚如仙的女剑仙,在这样肮脏的地方像狗一样趴着清洗的时候,范涛就硬了起来。他从后面抱住正在擦地板的女剑仙,然后挺着阳具就插了进去。「啊,不,范涛,不,不要!!呜!!!!」女剑仙挣扎着反抗,因为声音太大怕引来麻烦,范涛直接将她的头按进布满了尿液的尿池里,凌云刚想张开嘴,就被尿水呛得半死。同时范涛还在大力抽插,还时不时拍打她雪白的屁股。「叫,叫你反抗!」范涛死死地按住女剑仙的头,让她抬不起来,只见那仙子一般的身体在污臭之中挣扎,慢慢窒息,反抗也变得越来越弱,直到没有力气。这时候他才拎起她的头,终于得到喘息的女剑仙开始不断喘吸,咳嗽。还没有缓和过来,范涛又再一次将她的头按了下去,让她再一次窒息。如此反复了几次之后,女剑仙终于不再反抗了,为了回避臭味,她反而开始积极的配合男人,在精暴之中泄了身。「哈,长得和仙子一样,还不是一样被老子按在尿池里操。」范涛愉快地射了精之后,坐在马桶上。同时命令女剑仙爬过来,将他的阳具舔干净,同时还撒了一泡尿在她脸上。面对这一切,女剑仙只有满脸厌恶的接受。排完便之后,清洁工才发现周围的厕纸因为之后的挣扎弄脏了,觉得恶心就不准备用。「来,帮我这里擦干净!」被淋了一泡尿的凌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范涛转过身,将男人还没有擦干净的屁股顶到她面前。女剑仙本身地转过脸,但立刻被范围踢了一脚。「可是,没有纸。」女剑仙左右回头,不知如何是好。「笨蛋,用你的手啊。」范涛又是一个把掌过去。被打闷的凌云,呆了一下,然后顺从地爬到男人胯下,用自已细嫩的玉手,将男人屁眼上的粪全部擦干清,弄得自已满手全是污液。……爽完了之后,范涛并没有放过女剑仙,仍然让她留在厕所里继续清扫。看着脸上布满尿渍,双手全是粪便的仙女妹妹趴在厕所里清扫的样子,让他十分满意。正当他在外面呼吸空气的时候,身边有什么声音。本来在这种夜晚,是不会有什么人来了。毕竟在这样的时代,大多数人的素质还是喜欢随地解决。所以作为清洁工的范涛,还有一份工作就是清理街道上的污物。然而正当他在路上看的时候,只发现一位美丽高贵的女子,一个身穿青白色相间的魔法师法袍的女子,正蹲一处流物汉的呕吐物边上。让人睁大眼睛的是,这名高贵的女子突然蹲在那里,近距离用鼻子去闻这些东西。好奇心让范涛轻轻接近,然后他转到女子的另一面,想看看是谁的时候。突然间忍不住叫出声来:「深,深雪,小婊子?」深雪也猛地抬起头,看到眼前发现自已秘密的男人竟然是那个她看不起的清洁工的时候。立刻怒从心起,范涛想要向后逃,只觉得自已全身的血液都要结冰了。「你发现了?」深雪高傲的眼神中出现了杀意。「你,你竟然有这个癖好。」范涛已经觉得自已的下半身被冻住了。「住,住手,如果我死了,一定会有发现的。」「怎么可能,这里死上一个人,又有谁会在意,特别是你这样一个清理工?」深雪冰山般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嘲笑。她说得没有错,在这种战乱的时候,一个人的死亡又算得了什么。「但,但我可以帮你……」危机之时,范涛叫了起来。「帮我?你凭什么能帮我?」深雪冷笑。「我,我是一种清洁工,别忘了我最擅长和什么打交道。」范涛挣扎着叫出了最后一句话。这时候,全身的寒意停止了。「你发现了?」深雪高傲的眼神中出现了杀意。「你,你竟然有这个癖好。」范涛已经觉得自已的下半身被冻住了。「住,住手,如果我死了,一定会有发现的。」「怎么可能,这里死上一个人,又有谁会在意,特别是你这样一个清理工?」深雪冰山般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嘲笑。她说得没有错,在这种战乱的时候,一个人的死亡又算得了什么。「但,但我可以帮你……」危机之时,范涛叫了起来。「帮我?你凭什么能帮我?」深雪冷笑。「我,我是一种清洁工,别忘了我最擅长和什么打交道。」范涛挣扎着叫出了最后一句话。这时候,全身的寒意停止了。深雪的眼神之中出现了犹豫,正当范涛想要松一口气的时候。突然之间,寒气再一次侵入全身,仿佛将他全身都冻结了。只见深雪的一只手施法着寒冰魔法,美丽的脸庞变得冷峻:「还是不行,不能让哥哥知道这种事情,所以,为了哥哥的名誉,你还是死吧。」正当范涛张大嘴巴,以为自已死定的时候。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那是一个长得和深雪一样的黑发年轻人,消瘦但肌肉结实,表情冷漠但有一种贵族气息的美男子。这个男人正是深雪的哥哥,秋月紫藤,秋月家族的长子,也是如今的家主。作为移民者的后裔,秋月家族经营着一个魔法师家族,虽然规模很少,但在公国内也算是小有名气。直到前代家主死亡之后,秋月兄妹继承了这个魔法师家族。凭借着妹妹,秋月深雪的美貌和强大法力,让家族最近声名鹊起,但妹妹深雪极度爱恋她的哥哥,在公开场合并是强调,她哥哥的实力远远在于她之上。介于秋月深雪的强大实力,公国领内的人民都默认她的哥哥,紫藤至少有不输于他妹妹的实力。「住手,深雪。这个男人是我的朋友。」让范涛没有想到,走过来的男人竟然如此说道。「放了他,不然会让我很为难的。」「哥哥的朋友?哥哥你怎么会有这种下贱的清洁工作为朋友。」高傲的深雪无法理解,自已的哥哥竟然与这样的男人作为朋友。在她的想象之中,哥哥这样的男人应该在精英社会中生活的。「嘛,朋友也分很多种,放下手吧。」紫藤对范涛伸出手,「我为我妹妹道歉,朋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找个地方说话吧?」男子是一个随便,看起来有些吊儿朗当的人,至少与他妹妹口中的,优秀的魔法师和家主形象不太相配。不过,还没有回过神来的范涛还是点了点头。……但交谈的结果,让范涛吃了一惊。「你对厕所里那个女剑仙的调教我看到了,这让我很惊喜,我想你可以和我一起。」紫藤将手放在桌子上,「我可以向你分享我妹妹的一个秘密,她是个逐臭奴,越是臭味强烈的调教越是能让她兴奋,同时也会加强她的魔力。」范涛睁大眼睛,不明白眼前的男人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秘密。「你的眼神很吃惊?别担心,和你分享这个秘密就是为了让你帮助我,调教我的妹妹。」紫藤站起来,「安心吧,她对我十分依赖,只要我说的话,她都会听从的。我会让她接近你,这也是你所希望的吧?」「你想要干什么?」范涛惊讶地合不住嘴巴,竟然有人要他调教自已的妹妹。「具体的你不必知道,你想要报复她,我知道的。而我只想要我妹妹接受你的调教,她是个彻底的逐臭奴,而你的工作可以充分地利用到这一点。用变态的方法去玩弄她,让她高潮兴奋,她越兴奋,力量就越强。」紫藤的眼神中充满着疯狂的期待。……当天晚上,范涛一直脑内回响着紫藤的话,但怎么也无法理解这是为什么。女剑仙凌云被他绑在不远处的地上,身上的衣服没有脱下来,还充满了污垢。这个有洁癖的女剑仙十分害怕污物,为了逃避污物她甚至愿意服从任何事实,范涛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彻底让这个长发及腿的东方仙子彻底屈服于他。幸好凌云的社会经验不足,她真的以为全城都在追捕她,而不敢私自逃亡。同时身上的污物让她失去了赖以生存的仙术。忽然之间尿急了,范涛转过头看着还绑在地上的女剑仙。于是他站起来,走到闭着眼睛休息的凌云面前,一把抓起她长长的秀发,将肉棒塞了进去。女剑仙发出挣扎的时候,还立刻大量的尿液就直涌入她的喉中,美丽的脸庞因为尿液灌入而扭曲,凌云睁大眼睛,仿佛还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竟然真的就这么将尿液灌了进来。出于抵抗本身,她拒绝喝入尿液,而吐了出去,溅在范涛身上。「臭婊子,竟然敢反抗?」孔武有力的清洁工一把抓起她的长发,然后拖到房间后面的粪坑处,将她的头朝向旁边的尿池。「不,不要这样,求求你,我不……呜!!」凌云还没有说话,范涛就一把将她按在尿池之中,尿池中的尿液没有清走。大约到她的鼻子左右,倔强的女剑仙紧闭嘴巴,不肯吸入尿液。「哈,不肯喝,就憋死你!」范涛拿起一个铁锁,锁在女剑仙的脖子上,让她的头无法抬起,只能紧贴地面。同时尿池中的尿水正抵在她的鼻口,让她呼吸都十分困难。还不解气的范涛,这时候又脱下裤子,将肉棒从后面捅入女剑仙的私处。「我让你忍,让你憋气!」清洁工双手抱起女剑仙的臀部,开始大力抽插起来,猛烈的晃动让凌云的脸不断摩擦地面。同时不断的捅入,让女剑仙仍不住喘急起来,一旦喘及,尿池中的尿液就会涌入口中。「呜,呜呜!!!!」一边从后面被侵犯,一边被尿水呛脸,同时涌起的尿水也不时涌入她的鼻孔,让她口鼻都被最厌恶的尿液所侵入,强烈的排泄感让她几乎发狂。但后面的侵犯却仍然没有停止。作为清洁工,范涛的力气十分大,抱住凌云的下半身狂操她的肉穴。「呜呜呜!!!!!!!」被浸在尿水中的凌云发不出声音,只要一张口就会有尿液涌入。只能不断承受着男人的侵入,直到他发出野兽的咆哮开始射精。射精的同时,范涛还用一只手按住她的头部,将她口鼻完全浸入尿水之中才射完。爽完之后,看着几乎已经被突如其来的侵犯弄呆掉的女剑仙,呆滞的眼神几乎不敢相信发生在自已身上的事实。范涛站起来,从房间里提出一桶用来清洗家具时换下来的污水,倒入尿池之中,几乎没到她的脸部。立刻感到呼吸困难的女剑仙挣扎着想要抬起头,却被锁在尿池之中,只能无奈地张开嘴巴,大口大口的喝下带有尿味的污水,像一条雪白的金鱼一样。这时候范涛才满意地走回房间。早上起来的时候,尿池里的水已经被女剑仙喝得差不多了,这时候凌云已经慢慢习惯了这尿臭味,她脸贴在地上,下半身高高翘起的样子在这里躺了一整晚。想到这个女剑仙昨晚的待遇,让范涛十分满意。他解开凌云脖子上的锁链,然后将她的脸拉到面前。「婊子,张开嘴巴!」原本倩丽的脸庞这时候布满了污液,凌云屈服的张开眼睛,只看到范涛对她张开了嘴,一口浓痰从男人的口中吐出来,落入她的嘴里。女剑仙顺从地接受了,将这恶心地浓痰吞了下去,然后反胃的呕吐起来。不过这让范涛十分满意。上午的时候,凌云就在公国的贫民区厕所里跪着,让她适应臭味,脖子上还套上了便器盖子做为奴隶的项圈,看起来十分可笑。因为公国的贫民区,事实上暴乱行为时有发动,这在动乱的绿水河成邦之中并不少见,目前为止公国的卫兵没有能力看管到平民区。范涛负责的是贫民区的厕所,所以当有人看到厕所中的厕奴时,也心领神会的知道是什么事。放便完之后,凌云就开始用嘴巴清洁男人们的肉棒。时值夏日,公国清洁工的人手也不够,特别是贫民区的厕所,大量的粪便扔在厕所周围,也没有人清洁,已经发干发臭,上面还布满了苍蝇。这个美丽的女法师正走在这个平时她几乎不愿意去的贫民区。「哥哥怎么会让我来这里,全是讨厌的贱民。」深雪十分讨厌贫民区,但哥哥紫藤的意思,她也就接受了。哥哥给她的指令是,与贫民区的洁清工范涛成为好朋友。「真是不明白,哥哥这样的人,怎么会和范涛这种贱民在一起。」这是身为妹妹最不理解的事情。她只能询问贫民区的人,清洁工范涛在哪里。白天需要工作,范涛只可能在一个地方。打开厕所的门,深雪就感觉到臭气袭来。只见范涛正在赤精着上身在清洁厕所,男人转过身,只看到深雪有些痴迷地愣在那里,强烈的臭味是深为大小姐的她从来没有享受到的。身为逐臭奴的特性让她闻到臭味就开始性奋起来,她自已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已会这么变态,但她只知道不能让哥哥知道。「哥哥让我来找你。」深雪有些痴迷地说着,这时候范涛看到,大小姐的下半身已经有淫水流了出来。看来紫藤的说法是对的,这个男人在想什么?范涛的犹豫一晃而过。身为雄性动物的本能,让他扑过去,用蛮力将深雪的双手扭动背后,然后拖向厕所的深处。「干什么,你弄痛我了,住手。」深雪的挣扎仅仅是口头上说说,事实上这个女法师已经被周围的臭气弄得高潮了,淫水顺着滑嫩的双腿流下来。「原来,我们的深雪大小姐是这么样一个变态,你哥哥知道了会怎么样?」范涛试探了一下。果然,深雪的表情中出现了害怕。「不,千万不要告诉我哥哥,他会讨厌我的。」一提到哥哥,深雪就露出一种绝对的崇拜。范涛心中一笑,果然那个紫藤没有说慌,这个小婊子并不知道自已一直崇拜的哥哥,其实才是出卖她的人。利用这一点可以轻易要挟住她。「那么,就乖乖地听我的,你哥哥不是让你和我做朋友吗?」范涛将深雪推倒,然后将自已穿了好几天的内裤脱下来,塞到大小姐的嘴里。没有想到臭气的内裤竟然也让她达到了高潮,可能深雪从来没有享受过被男人穿了好几天没有洗的内裤塞到嘴里的情况吧。冰雪女神的脸上布满了畸形的快感,范涛乘这时候从后面将深雪推倒,然后捅了进去。深雪不是处女,这早就料到,有这样变态的哥哥,肯定早就被调教过了。不过范涛并不在意,他只想享受这个高傲的小婊子,在自已臭味之中达到高潮的样子。漆黑的秀发在眼前散开,又紧又湿润的阴道夹紧着范涛的肉棒,报复的快感涌上全身。「嘿嘿,原来是这么个变态的小婊子,这下让我抓到把柄了!」已经陷入连续高潮的狂乱之中,深雪翻着白眼,已经全无失抗的能力,任由范涛将她按在胯下猛干,淫水直流,在这臭味的厕所中,达到了一次次的高潮。……「不要告诉哥哥。」完事之后,在范涛的家里,深雪红着脸要求眼前的男人,「我绝不能让他知道我是这样的女孩。」「好吧,不过你哥哥让我们成为朋友。」范涛耸了耸肩,「对了,你怎么会有这个习性的,天生的吗?」「不是,以前没有,后来和哥哥一起研习魔法之后,我想想,在那之后开始有的。」深雪扶着一只手,有些无奈地说,「我也不想这样的。但我越是那样,感觉魔力就越强大。每次看到我的魔力增长,哥哥总是会很高兴。」「你和你哥哥一起研习魔法吗?」「是的,我们还订下了魔法契约,共享彼此的魔力,这样可以让魔法力增长加快。」深雪举了举手,「这样的话,我们如果两个人研习,增加的魔力是双倍的,使用却是只消耗一个人的魔力。」『难道,紫藤那个家伙完全把她的妹妹当成了魔力源了吗?』范涛脑子里露出一个想法。他一把搂住深雪的腰:「你知道吗,如果你越强大,你哥哥也会变得强大,而我可以帮你提升你的魔力,同时也让你感到满足。我们可以合作。」「恩。」深雪咬了咬牙,但明显还不相信眼前的男人,「不过,我不许你告诉我哥哥。」这个恋兄的妹妹竟然还不知道,真正出卖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她心爱的哥哥。于是,公国出现了一对非常异样的组合,高傲的深雪小姐经常和贫民区的清洁工成双成对,这几乎是成了公国贫民区的一道风景。而范涛的臭味训练也开始,深雪开始慢慢熟悉男人身上的臭味,包括劳动过后的汗味和腋下臭头油味,排泄过后的肛门臭,残尿骚和屁味,吃各种食物及不刷牙而留下的口臭,以及男人的脚臭等等。浓郁的臭味产生过度高潮,很快就发展到深雪看到范涛就全身敏感,乖乖求操。而后,范涛发现,不仅仅是臭味,加上屈辱的话,会让深雪的逐臭习性变得越加强烈。于是开始了上街的调教。……秋月紫藤的公馆,深夜。「你回来了?」紫藤正在房间里,看到妹妹拖着疲劳的身体回到家,只是若有深意地问了一句。「累了吗?」「是的,哥哥。」经受了范涛一整天的臭味调教,不断高潮过后的身体极度疲劳。但让深雪奇怪的是,她的身体还在期待着更深层次的调教。「最近,关于你不好的传闻多了起来。」哥哥抬起头,给妹妹一个温柔的微笑,走到深雪面前,摸了摸她的头发,「不过,传闻仅仅只是传闻,我不会相信的。」「谢谢哥哥……」深雪不安地看了哥哥一眼,幸好哥哥没有发现这一切。对于深雪来说,哥哥就是她的一切。回到楼上,确认一个人的时候。深雪倒在地上,哥哥的话其实她明白。无论如论,她都是秋月家族的女儿,这种下贱的行为绝不能让别人发现,不然无颜见她的哥哥了。「以后,要不,我就自已一个人做吧。」深雪在被子里对自已说,但没有过多久,她就又起来了。在怀里摸出了一个瓶子。脸颊绯红的深雪,偷偷的打开瓶子,闻了闻瓶中的气味,不自觉之间,下体的淫水又流了出来。原来这瓶子里竟然是范涛保存起来了尿液,对于清洁工的体臭产生了依赖的深雪,仅仅只是闻了一下就下体湿润。然后她慢慢地,用舌头舔了一舔其中的液体,就好像美酒一样品尝起来。深雪并不知道,她的哥哥正在暗处,满意地看着这一切。……第二天夜里,贫民区的垃圾堆集站里,一个白色法袍的女法师正弯着腰在垃圾堆里,闻着其中的臭味。对于不同的垃圾分类闻臭,深雪渐渐迷上了多种多样的臭味,都能让她达到不同的高潮,这种变态红她自已也脸红。正当深雪埋着头在垃圾堆里闻臭的时候,突然间后面有几个人影。深雪回过头,原来是几个流浪汉正睁大眼睛看着自已,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一个长发披肩的女魔法师竟然会在这里对着垃圾发情。「这是谁,我好像见过……」流浪汉有些醉了,「是不是那个魔法师家族的深雪大人啊?」「不不不,你们,认错了,我不是深雪。」立刻深雪脸色涮白,转过身就往街角跑。但没有想到流浪汉竟然紧追不舍,紧紧跟着她。「这,这怎么办?」手足无措的女法师害怕让人认出身份,这是让哥哥家族丢脸的事情。在深雪眼里绝不能发生。正在此时,一个男性带着体臭的内裤突然之间套在她头上。正当深雪又羞又怒,想要用法术反抗的时候,才发生站在她面前的是范涛。这个清洁工正赤裸着上半身,将她搂在怀里。「啊,什么啊,原来是你这个清洁工啊?」流浪汉看到范涛认了出来,「你从哪来找到这样一个女人的?竟然还用内裤套头,真是淫荡。」「哈哈,这只是一个闻着臭味就会发情的婊子而已,其实是最下等的那种,不然也不会在垃圾堆里啊?」范涛淫笑着将深雪面转向流浪汉,但这时候深雪害怕被认出来,虽然生气但不敢反抗。「哦哦,原来是个臭婊子啊,不过身材真不错呢。」流浪汉挥了挥手,「我还以为是那个秋月家族的深雪呢,不过也是,那样一个高傲的女人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这是,这是,这只是个婊子而已,你们看?」让深雪没有想到的时,范涛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将深雪的裙子掀起来。已经发情的深雪下面已经淫水直流了。「哈哈,果然,以后记得也介绍给我们来操几下啊,这身材真不错。」流浪汉们笑着走开了。这时候深雪才敢吐出一口气,将头上的内裤摘掉,然后恨恨地盯着范涛看。「你竟然敢这样对我。」深雪脸上充满了怒意。「我这也是为了帮你,不然怎么让那些人走开?」范涛淫笑着顶回去,「另外,说起来,你怎么在垃圾堆里,难道?」这时候,深雪竟然脸红了点了点头,表示默认了。这让范涛没有想到,这个臭婊子的淫贱程度超出他的想象。「我,真没有想到,不过你这样还是很容易让人发生的,我给你找个办法吧?」范涛这时候,又有了一个报复的点子。公国贫民区的深处,一个堆满了垃圾的垃圾箱里,不会有人想到,堂堂秋月家族的大小姐。深雪竟然蹲在垃圾里,全身上下布满了垃圾,在里面嗅着臭味发情。这个垃圾箱在靠外面的地方,经常有人走过来,发生这垃圾箱里好像有什么在动。但强烈的臭味让人不愿意接近,只是将更多的秽物倒在上面。在寂静的深夜之间,垃圾箱里时不时发出淫叫和高潮的声音。破烂的箱底之下,还有淫水流了出来。而这一切,在远方竟然有一个消瘦的男人在那里看着,不仅是看着,还在手淫,这个男人不是别人,却是深雪的哥哥,紫藤。深雪项链一直挂在脖子上,事实这是一个上等的记忆水晶,透过另一颗魔法相连的水晶,另一边的人可以清楚地看着发生在深雪身上的事情。而这个男人一直在观察和欣赏着妹妹淫贱的样子,每当看着妹妹像垃圾一样被对待的时候,这让他越来越兴奋。「果然,我就知道你在这里。」紫藤回过头,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一个拳头就将他打飞了出去。范涛扑上去,对这个消瘦的法师就是一顿乱揍。虽然对方是个法师,但范涛在蛮力上远远强于对方,他抓住先机将紫藤揍倒在地上。就如他所料的那样,紫藤的魔法才能微弱,完全仰仗于深雪,完全没有反抗能力。这时候,范涛大概明白了。“哥哥,你为什么要让那种人留在我们家里?”在秋月家的大宅之中,深雪似乎对哥哥的作法十分不理解,她不知道哥哥那样的人怎么会和范涛这样的清洁工有关系,而且竟然让他住在家里。“这件事你就不必知道了,我的好妹妹。”紫藤轻轻摸着妹妹的秀发,“最近霍曼公王在招集人才,我想这是我们的机会,我们一定要让公王重视我们的家族。”“我会的,这是哥哥的梦想,让我们家族出人头地。”深雪用仰慕的目光看着哥哥,在她眼里,紫藤的形象是一个严劣但又温柔,为了家族鞠躬尽萃的人。“恩,最近公王身边最红的人就是那个女狐狸,白羽仙。”紫藤松开妹妹,“不知道公王殿下在想什么,明明只是被捡回来没有多久的女人,竟然给她这样的厚待。我们秋月家族在霍曼公国发展了这么多年,竟然被这样的一个女人赶超!”“那正是说明公王殿下是个唯才是用的人,哥哥。”深雪安慰他,“不要担心,只要哥哥能在公王面前发挥出比其它人都要强大的魔法才能的话,公王一定会重用哥哥的。”“恩,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深雪,你是不是也该回到房间休炼去了?”紫藤站起来,看了一眼正好从身后经过的范涛。不过深雪可没有注意,她所有的目光都注视在她的哥哥身上,再也没有别人。……深夜,深雪的私人房间里,美丽的冰雪法师正一个人偷偷地把玩着扫把,先去凑过去用鼻子闻着上面的气味,用脏兮兮的扫把炳摩擦下体。深雪仰起头,发出愉悦的呻吟了,这时候,房门被拉开了,深雪只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冲进去,然后唔住她的嘴巴。“是我!”深雪睁大眼睛,果然眼前的男人正是她最厌恶的范涛。“真是个淫荡的逐臭奴,躲起来一个人偷偷地玩吗?”“不要让哥哥听见!”深雪急忙关上门,压低声音,“你来干什么?”虽然嘴上说厌恶,但她一闻到范涛身上劳动过后的汗臭味,竟然就脸上出现了红晕。趁着深雪沉醉在臭味里的时候,范涛一把抱住女魔法师,让她近距离闻着身上的汗臭。“恩,恩,啊。”表现上冷冷冰冰的深雪最受不了这样的气味了,她主动迎上去闻着范涛身上的汗渍,越闻越兴奋,直接舔吸了上来。“哼,你这个小婊子,已经很淫荡了嘛。”范涛很满意深雪的主动,那个气质冰雪一般骄傲的女魔法师竟然抱住他,然后从上到下,将范涛全身的汗渍都舔了个遍。“啊,恩,啊啊!!”其间深雪没有说出任何话,但却主动跪在范涛面前,一点一点舔着清洁工身上的汗渍,闻着汗臭,还时不时扭动美丽的臀部,修长的美腿白花花地展现在范涛面前。这时候范涛一下子从后面抱住深雪,然后伸出一只手拿起刚才的扫把,把柄的一头直接插到深雪的蜜穴里去。“啊,不,好深,啊!!”深雪红着脸发出诱人的呻吟声,她并没有抵抗,而是顺从地让范涛将把柄插进去,然后清洁工将肉棒从后面进入女魔法师的后庭。“啊,啊,啊!!!”强大的抽插让深雪忍不住发出呻吟声,范涛用蛮力从后面猛干,插入蜜穴的扫把随着身体的晃动而晃动,非常淫荡。正面清洁工和冰雪法师交合的时候,一个脚步声从过道上传来。“不好,是哥哥!”本能让深雪惊恐起来,她急忙压下呻吟声。果然从过道上传来的是哥哥的声音。“深雪,你房间里有什么?”“没有,没有什么哥哥。”深雪急忙说,“你怎么来了?”“哦,我只是正好想看看你休息了没有。”紫藤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恩,正准备休……唔,啊,不,唔!!”正想要支开哥哥的深雪,突然之间感觉到范涛巨大的肉棒开始插入,而且非常用力,比之前都要插得深得多。强烈的快感让深雪忍不住发出呻吟声,感觉到自已失态的深雪立刻用双手捂住嘴巴,狼狈之极。“这是什么声音?”外面传来了紫藤拉开门的声音。“不不不,没有什么,真的,哥哥。”深雪在房间里,一边被范涛从后面猛干,一边拼命用双手捂住嘴巴,“哥哥,唔,啊,啊,你,你快休息吧,我已经睡……睡,睡啦。”范涛从后面的抽插,让深雪有些话语不清。门外沉默了一下之后,紫藤的声音再次传出来:“好吧,那你早点休息吧。”说完,门外响起了脚步声,这才让深雪吐了口气。她恨恨地看着身后的男人,这个男人差一点让她在哥哥面前出丑。不过范涛可不管这些,这个男人仍然在后面,像蛮牛一般猛干着眼前的女法师,而虽然面带恨意,但深雪的身体仍然迎合着范涛的动作,腰肢扭动,时不时发出媚人的呻吟声。深雪恐怕没有想到,紫藤并没有走开,而是躲在一旁,看着妹妹和清洁工交合的样子。他的嘴角发出微微的笑意。……霍曼公国原是绿水河南岸的小国,一直在国力上弱于邻国——拉格公国。然而绿水河长年战乱,拉格公王暗弱,使得拉格公国的实力逐渐弱小。相反,霍曼公国却开始抬头,在年轻公王卡兰克虽然冷酷,但高效的治理方法让霍曼公国逐渐壮大起来,吸引了很多周围国家的人才。秋月家族就是几年前入驻霍曼公国的,就和其它家族一样试图在这个新兴的国度一展所长,而经过几年的发展,秋月家族已经是当地知名的魔法师家系了。卡兰克公王用人唯才,所以很多异国之人都可以在宫庭里一展所长,白羽仙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关于这个神奇女子的传闻有很多,不过可以确实她曾经是迷雾山脉最有名的山贼团‘煌黑之牙’的干部,但随着‘煌黑之牙’解体,新生的‘蛇牙团’取而代之,原本的成员也命运不同。‘煌黑之牙’的首领如今战败成为了‘蛇牙团’的性奴隶,女忍者千影和女战士卡普里拉失踪,魔女索尼娅被抓回拉格公国,成为公开凌辱的对象。只有白羽仙,被公王带回来之后,为了感谢卡兰克公王,白羽仙在宫中任职。由于白羽仙的前科,宫庭中很多人都建议公王防范着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公王也的确这么做了,初期白羽仙的权力受到极大的限制。但随着她个人才华的突现,宫庭中人害怕的发现,这个女人掌握了越来越多的权力。于是,他们需要有新的策士来抑制白羽仙。赵玉华,一般人称赵小姐。她是帝国赵氏商会会长的妹妹,虽然是商人出身,但赵玉华却精通兵法军学,是一个在帝国内颇有才能的女策士。而且长相美貌,身上还有着特殊的香气,只是性格高傲冷艳,眼高于顶,总是看不起下人。马车上,赵小姐翘着一条腿正倚在窗边看着这个国家。相比起庞大的帝国,霍曼公国是个彻头彻尾的小国,赵玉华看着杂乱的城市,缺乏规划的水路系统,皱起了眉。“没有想到,霍曼公国竟然是这样一个地方,相比起雄鹿大公国,简直是乡下地方。”赵小姐拔了拔头发。“当然,这里无论如何不可能和雄鹿大公国相比的。”侍女将茶水递了上来,“所以我很奇怪,为什么小姐要来这里?”“你这种下人当然不理解。”赵小姐微微一笑,“因为只有这样的地方,才有我展示才能的空间。”在这里,不会有什么弥塞拉,也不会有亚莉珊女士,那些声望压着她的女人一个都没有。“听说霍曼公王身边已经有一个女策士了,叫白羽仙。”“哼,我听说了,不过很快,公王就会发现,有人比她更好。”在这点上,她非常有自信,赵小姐相信,这里是她人生新的起点。赵氏商会的马车,慢慢驶入公国首都。……深夜。市集上,忙碌了一天的小贩正在整理第二天摆摊的物品,这时候只看到一个白色的肉体从眼前穿过。小贩揉揉眼睛,确定没有看错。这是一个长发齐臀的东方女子,长得像仙子一般修长空灵,但却全身赤裸,身上满是污垢。小贩想要跟上去,却被对方身的臭气熏得后退了一大步。凌云慌张地在大街上奔跑,时不时地回过头看着后面,由于长时间在厕所生活,全身充满着臭气的她无法使用仙术,失去了防身的能力,凌云只能想办法藏起来。正好前方有一个好像废弃仓库的地方,大门开着,凌云走了进去,在一大堆布满蜘蛛网的杂物间躲起来。“一定不能让他发现,我实在是受不了那种生活了。”女剑仙厌恶地看着自已身上的秽物,她本来最爱干净,平时都是一尘不染的,但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片异国的大陆竟然被人按在厕所里强暴,还被迫当成厕所里的工具使用。女剑仙全身卷曲起来,正以为可以躲过范涛的时候,周围响起了男人的怒吼声。“那到底是什么啊,这么臭!”只看到一个老人正掐着鼻子走进来,拿着扫把在满是灰尘的仓库里搜寻。然后最终在一个角落里发现抱着一团的赤裸美女。老人的眼睛立刻亮了,他从来没有看到过长得这么漂亮的女子,宛如天仙一般,身材修长清灵,腰肢纤细。正当男人看呆的时候,突然间他脸色一变,女剑仙身上的臭气让他一阵恶心,只看到老人竟然看着扫把对着女剑仙光滑的裸体上就打下去。“不,不要打我,求求你,啊!!”女剑术被老人打得招架不住,只能慌乱地站起来,向门外跑。但老人还不依不饶,竟然拿着扫把在后面不断打着女剑仙雪白赤裸的屁股,将她赶出仓库。“快滚,臭死了!”老人一边用扫把打剑仙的屁股,一边喊。这也惊动了周围的小贩,他们围过来只看到一个老人正拿着扫把追着拍打一个美若天仙的裸奔女子的屁股,看得目愣口呆。这时候,范涛也追了上来,女剑仙也顾不得难堪了,转过身拔腿就跑。……“那里有什么动静?”夜里,赵小姐和她的侍女正在街道上行动,只看到一个美貌的赤裸女子在一路裸奔,身后跟着一个狂怒的清洁工。由于赵小姐打扮的十分时尚高雅,开叉袍服下是雪白丰满的长腿,高级丝绸剪裁而成的袍子正好紧着圆润的臀部让她整个人显得有种东方人特有的韵味。女剑仙只能问同为东方人的赵小姐求救。“站住,看你是个下人,为什么……呃!”赵小姐优雅的伸出手,刚想要阻止眼前那个看起来衣杉褴褛,全身充满汗臭味的清洁工。却没有想到对方直接一拳就打在她的腹部,然后她失去了意识。就如她所相信的那样,在这座城市,她的人生永远改变了。……两个月后,霍曼公国贫民区里,在一个街道的角落,那里有一处看起来十分破旧,肮脏的厕所。然而,真正了解这里的人会发现,这是一个只有少数人知道的地方。“嘿嘿,终于轮到我了吗?”厕所的门被打开,一个男子心满意足地从其中走出来。早就等在外面的男人迫不急待地想往里面走。“哎,别急啊,那个女人正被我拉出来的东西呛着呢,一时半活儿还缓不过来的,哈哈哈哈。”说完,男人就大笑地走了出去。进入厕所,里面是一个环境窄小,闷热的空间,可以闻到一种贫民区厕所所特有尿粪味。整个厕所大小仅能让一个人进入,在原本摆放便器的地方,现在却是一个美丽的东方女子,从丰满的肉体,性格的臀部和修长的长腿来看,这其实是一名极美丽的女子。但这个可怜的女子如今却是整个人上半身被安排在一个合适她身形的便器之中,脸朝上安放在便器底端作为便器口,整个身体被弯成一个弧度作为支撑,美丽的臀肉微微向前,蜜穴所在的高度正好可以让一个成年男人站着插入,最后那修长的美腿则分开在胸前两侧,可以让男人当成扶手来使用。“赵小姐,这两个月当便器的生活还习惯吗?”男子看着脚下的女子说,原来这个美艳的女人竟然就是赵氏商会的大小姐。本来踌躇满志想要在霍曼公国一展所长的商会小姐,在那天当晚被范涛不问理由直接打晕之后,就被拖到厕所里进行了彻底的便器调教。事实上,那时候的赵小姐甚至都不知道对方是谁,无论她怎么威胁,求饶或是哭喊都没有用,范涛甚至都不和她交流,而是直接塞进了厕所,将她作为便器使用。就这样在彻底颠覆的生活中,她作为便器过了两个月。“呃,好臭!这让人怎么拉得出来!”男人立刻捂住了鼻子出现厌恶的表现。也难怪他会如此,虽然这个作为便器的女人是个绝世美女,但她作为便器口的脸庞上竟然有一大坨又粗又长的长条形粪便盘在她的脸上,女子看起来十分痛苦,那粪便已经被她吃下去一点,但明显又干又粗,无法使用双手,仅靠嘴部的蠕动根本吃不下去。“喂,快点吃完啊,不然我怎么拉得下去。”男人不满地重重地踢了赵小姐的肚子一脚。“唔,太,太干了,我……求求你,我,我咽不下去。”便器里的女子发出悲鸣。“我管你这么多,哪来的多!快点给我咽下去。”男人不满意地说着,看着脚下的赵小姐痛苦同时缓慢地吃着粪便的同时,他先要做点其它事情。只见男人贴近赵小姐的身体,然后用双手握住女子那被当作扶手的双腿,将她整个人下压,使得蜜穴正好对着他的肉棒。男人慢悠悠地将肉棒插入赵小姐的蜜穴,但并没有插得很深,而是浅浅地插入,因为这里现在并不是用来插的。男子放松身体,让尿液一齐注入女子的阴道内,原来在她的下腹部竟然写了‘尿壶入口’的字样。“啊,竟然满了?”男子憋了很多尿,排到一半才发出竟然有尿液从中逆流而出,一下子吓得抽出肉棒。没有想到仅仅只是一个上午,她的阴道甚至子宫里就灌满了尿液。看着明显膨起来的腹部,男子觉得很不快。“算了,剩下的那些就留给你的嘴巴的,赵大小姐。”说完,男子站在赵小姐的脸上面,然后将剩下的尿液尿到她脸部所在的便器里。之前已经积了不少尿液在便器里,看起来就好像赵大小姐的头是浸泡在尿液里一样,不过这时候她已经顾不得了,用利用男人的尿意来湿润喉咙,同时将粪便咬断,分段吃下去。正当赵大小姐痛苦地吃着又干又硬的粪便时,她只看到一个男人的屁股出现在她的面前,然后从下面又排出更多的粪便,一坨坨落到她脸上,甚至连眼睛也被粪便堵上了。“哈哈哈,赵大小姐,好好地吃吧。”说完男人提起裤子,走了出去。只留下一个人在尿粪中挣扎的女人。当男人走出去之后,赵大小姐那高高朝上的屁股虽然收缩,然后她自已的粪便慢慢地挤了出来,毕竟吃了这么多,也该轮到她自已排泄了。只见粪便从赵小姐圆润的屁股中被挤出来之后,由于精心设计过的角度,赵大小姐自已的粪便竟然掉回她自已的嘴里,而悲哀的女人只能无助的吃下自已的排泄物。吃下男人的粪便,然后在体内形成新的粪便,最终排出体外,再回到自已的嘴里,所谓的无限轮回。然而,排出体外的粪便必须要吃回去,而外面却又有新的男人进来,不断将更多的排泄物灌入赵小姐的嘴里。……中午,天气的热度更加强烈,不过赵小姐厕所外仍然有人进来。虽然是处在贫民区,但只有极少一部分人知道这里的秘密,原则上范涛也不希望太过张扬,如果被公王知道的话,就麻烦了。新进来的男人打开门,就差点被这种被热气蒸发出来的臭味所熏倒。只见男子仔细盯着脚下作为便器的女子看着。“不,求求你,我,我实在是吃不下了。”又看到有人过来,赵小姐就立刻发出哀求,只见她脸上布满了各种硬的,特别恶臭的,或是干湿的粪便,就好像杂烩饭一样盖在她的脸上。而一上午都是吃着粪便的赵小姐,这时候已经大腹便便,实在是吃不下东西了。“听说成为便器的女人是赵小姐?”男人仔细盯着脚下的女人看,从她的体型上的确很像,虽然原本雪白的肉体因为长时间得不到有效的清洗,身上布满了尿黄色和黑色的污渍,但那美艳的肉体的确是赵氏商会的大小姐。“你,你是……救,救我,我,我是你们的……”赵大小姐一看到这个男人是她曾经的仆人,就立刻发起呼救。“果然是赵大小姐吗?”没有想到,男子嘴角发出邪恶的笑容,“哦,我一定是看错了,看你臭的,我们以前高傲的赵大小姐可是全身充满香气,不把我们这些下人当人看呢,怎么会在这里东西做便器服务大家呢?”“我,我,不是我……”赵小姐刚想说话,就被嘴边的粪便所呛住,发出痛苦的干咳声。“瞧你的样子,嘴里便器口,子宫是尿壶,可以用的地方只有这里了吧。”在赵大小姐的臀肉上,可以看到用各种文字注明的插入口,直指她的后庭。在赵大小姐的腿上绑着一灌浣肠液,男人用来给赵大小姐的后庭清洗干净之后。很快掏出肉棒,然后双手抓住用来支撑重量的赵小姐双腿,将肉棒插入她的菊门。“哈,哈,啊,竟然有机会插赵小姐的菊花,真是太棒了。”男人一边抽插,一边拍打她的屁股,然后用力往下面压。“呜,呜呜!!!!”由于男子干得十分用力,双手还紧紧抓住她的双腿上下摇晃,使得赵小姐还埋在便器里的头部也跟着晃动,原来脸上的粪便就随着头部的摇晃在脸上滚来滚去,底下的尿水也跟着翻腾起来。“叫你平时看不起人,以为自已是堂堂商会小姐,还以为自已很清高,哈哈,没有想到吧。”男人也只是听说,这两个月一直失踪的赵小姐被人当成了便器在贫民区的某处。终于经过一番调查,他才知道了这里,想到曾经低声下气地伺候赵小姐的日子,极大的泄忿感就涌上全身。“不,求,呜呜,不,不要。”赵小姐每说一个字,就会有粪便滚入嘴里或眼睛里,让她无法辩解,最终在仆人在她的菊门里射出了高潮的精液。“哈,哈,别以为就这么完了,还有一份礼物留给你呢。”射完精的仆人走到赵小姐的面前,然后蹲下来,立刻赵小姐只看到一大波已经拉稀的尿粪从对方的肛门口排下来。“呜,呜呜呜呜呜!!!!”下面的赵小姐发出悲呜声。那种拉肚子的时候排出的尿粪就不断泼向她的脸部,赵小姐本身地闭上眼,侧过脸,只感觉不停地有尿粪冲到脸上,加上本来就没有吃干净的粪便和没有喝干净的尿水,竟然让尿粪的容量堵到她的口鼻边上,连呼吸都会自动涌入尿粪,整个脸上全是屎黄色,完全看不到这个女人竟然曾经是高傲,身上充满香气的赵氏商会大小姐。“很不好意思啊,最近吃坏了肚子。赵大小姐,你不会介意的吧?”说完,男人哈哈大笑地离开,只留下一个人痛苦地吃着粪屎的赵大小姐,在便器里绝望的挣扎。接着,只看着粪池里的赵大小姐突然翻起了白眼,大量的呕吐物从她嘴里吐出来,混入秽物之中。然而,哪怕是她自已嘴里吐出来的东西,她也必须吃下去,不然她就会被活活臭死或在粪池中溺死。事实上,她直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对她。……这时候,在贫民区的另一处厕所里,女剑仙凌云被设置在那里。这个厕所的卫生条件相比赵大小姐的厕所要好得多,更大也更干净,这是一个专门为有钱人准备的厕所。不过现在这里没有人使用,范涛坐在便器上排便。而全身赤裸的女剑仙就蹲在他有前面,用她的小嘴在吸干净范涛肉棒上的尿液。经过上一次的事件之后,这位女剑仙已经十分驯服了。赵氏商会的下姐的下场让她彻底屈服,本来就讨厌臭味的她再也不愿意忍受那种重口味的调教了。范涛满意地看着胯下已经被调教得十分顺从的女剑仙,现在她已经能胜任作为一个便器和清洁工具的工具了。范涛站起来,将自已的臀部对着凌云。女剑仙立刻就知道了他的想法,她转过身,跪在范涛身后,然后用纤纤玉手将范涛的屁股分开,然后将头迎上去,凑近范涛那没有擦干净的肛门,伸出舌头舔起来。被仙子一样的美女用舌头舔肛门的快感让范涛十分满意,他舒展身体,享受着这一切。现在他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卑微的清洁工了。当时拳打秋月家族的紫藤之后,他就得到了紫藤的秘密。魔法才能贫弱的紫藤之所以能知道利用深雪来增强法力,甚至深雪的逐臭奴特性,全是来源于一个叫‘神之手’的神秘组织,这是一个调教师们的秘密组织,而这个组织现在认可了他,认可了他作为便器调教师的才能。这两个月来,作为便器的赵大小姐,清洁物的凌云,还有垃圾桶的深雪,终于让他获得了认可。“可以了。”范涛命令女剑仙停下,凌云顺从地离开范涛的身体,她的舌头上全是秽物。但女剑仙只是将舌头伸回去,然后将秽物咽回嘴里,调教得十分成功。“接下来,把地板上的污渍弄干净。”范涛继续下令。“是的,主人。”女剑仙点点头,只看她趴在地上,然后将她的脸伸到便器之中,用舌头舔着上面的秽物。虽然凌云本能还是十分厌恶这种臭味,但赵氏大小姐的下场让恐惧深深植入了她的内心,让她不敢有任何反抗,而是一切都逆来顺受。看着整张脸完全埋入便器之中,雪白的屁股在外面左右摇晃的女剑仙。范涛蹲下来,一把抓住她的齐臀长发,然后将她的脸顶在便器上,直接用脸去擦上面的污渍。“呜,呜,主,主人,呜!!!”女剑仙发出呜呜的悲鸣声,但范涛丝毫没有怜悯,用女剑仙的脸擦干净便器之后,直接将她整个人压到厕水里进行清洁。女剑仙很快就发出呛水的挣扎,雪白的肉体不断晃动,这时候范涛才将她从水里捞出来。但他并没想让女剑仙休息的想法,而是一只手握住她的发髻,然后将她整个人按在地上,用她齐臀的长发当拖把,在地上拖拉,清洁地面。而女剑仙面对这一切,只是痛苦地屈从着,凭由范涛将她最爱的长发当成拖把来使用,她已经习惯被当成一个清洁工具了。而且,这至少比当便器要好。……夜里,范涛在夜市里买了一些鱼生,然后把深雪叫到家里。“你这个变态!”这时候的深雪全身赤裸,四肢当桌角仰躺,腹部和乳房上放着各种新鲜的鱼生。擅长冰系魔法的深雪,可以利用身上的冷气保持鱼生的口味。“哪里,深雪大小姐,我们这是各取所需,不是吗?”范涛一边用家乡带来的筷子夹着深雪嫩白肌肤上的鱼生吃,一边将一个酒瓶插入深雪下体。深雪红着脸看了一眼范涛,然后下腹用力,将魔法力量集中到下体,然后从下体排出冷气,让酒保持冰镇的口味。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没有人会想到家教严格的秋月家族大小姐,尽然会光着屁股,用下体喷出冷气来为一个清洁工做冰啤酒。“说好了,你会为我找一个更刺激的做法。”深雪恨恨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她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同意出卖自已的肉体,来换取更大的快感。这一切,都是为了哥哥和秋月家族,深雪对自已这么解释。“这一次又是垃圾桶吗?”深雪努力用四肢支撑着身体,当作冰镇啤酒台。“怎么可能,说实话,垃圾桶你自已也能晚上钻进去,我听说你最近每天都在找各种垃圾桶钻是吧,全城的垃圾桶你都翻过?是不是贫民区的最让你性奋?”范涛嘲讽地眼前的冰魔法师。“哼,这不用你管。”深雪敌视地看了范涛一眼。这时候突然间下半身一软,原来范涛夹着一块鱼生,伸到深雪的下体。“来,帮我冰一下。”范涛坏笑地看着深雪。女魔法师无奈,只能再一次挺着身,从下体吐出冰魔法让鱼生冻起来。“快点结束吧,你这个变态,我们说好了的。”深雪咬了咬牙。终于吃完之后,范涛把吃剩下来的东西,鱼骨头,酱汁,剩菜还有其它垃圾全部塞进了深雪的下体,将她下体塞满得鼓鼓的。而那个冷傲的冰魔法师也没有抵抗,全是任由范涛将垃圾塞入下体。“这个你穿上吧,说不定有用。”范涛拿出深雪的内裤,女魔法师瞪了他一眼,然后在他眼前把内裤穿上,双用捂住胸。最后在范涛的指示下,整个人钻到事先准备好的麻袋里去,范涛扎紧麻袋,走了出去。在麻袋里抱成一团的深雪开始幻想,究竟这个清洁工会把她扔到什么样的臭地方去呢,想到这里她就一阵兴奋。然后……“可恶,范涛你算计我!”当深雪挣扎着用魔法破开麻袋,从便池里爬出来的时候,女魔法师才知道自已被算计了。范涛答应她的,给她带来无上的快感,竟然是把她整个人扔到便池里去。全身充满了便污,就算是冰魔法也掩盖不了这种气味,深雪怒气冲冲地从便池里爬出来。但这种臭味所带来的快感让她全身都兴奋起来,竟然腿一软,当场高潮了。就在深雪还沉浸在高潮的愉悦之中的时候,有人正好走了过来,一看到有人从便池里爬出来,竟然还是个裸体的美女,但走近之后,对方身上的臭味就让他一阵恶心。“这里有个变态,恶心!”男人大叫起来。“不,不要叫,我,我不是……”这时候深雪突然捂住嘴巴,她这才意识到自已是完全暴露在市民们的眼前的。这样一来,秋月家族的名声必要一落千仗,想到这里,深雪急中生智,将自已的内裤脱下来,然后罩在头上,开始逃跑。“这,这里有个变态!”有几个女人被臭味影响到,她们是市场上的小贩,正在收摊,看到有个赤裸,脸上戴着内裤的变态美女从身边跑过,卷起的臭意让她们扔不住用手中的烂鸡蛋,烂番茄砸到深雪身上。“呜,呜!!!”被臭鸡蛋正好砸中脸的深雪不敢辩解,只能夺路而逃,但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各种各样的臭东西纷纷从四面八方砸过来,砸在深雪身上,带来的酸臭味竟然再一次让深雪感觉高潮的到来。“不,不能在这里,不,不要。”被臭味激发的快感不断积蓄,终于在大街让,深雪双腿一软达到又一次的高潮。这个变态的年轻女孩,不仅头套内裤,身上全是臭味光着身子在街上裸奔,还被臭东西砸到当众高潮,这一幕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绝,绝不能让他们知道是我……”内裤下的深雪强忍着快感,她摇摇晃晃跑到身边的一条因为治理不善而发臭的臭水河,然后跳了下去,让所有人都呆在了现场。人们只看到在发臭的死水河里,那个变态的裸奔女子,又一次达到了高潮…………就这样,范涛新的人生这才刚刚开始。‘神之手’的联系人会送来一些女性,范涛的工作就是将她们调教成便器,然后交给联系人。由于刚进入组织,地位还不高,所以送过来的女性只是一般货色,远不如深雪和凌云这样绝色,不过这也足够了,他的调教师生涯这才刚刚开始。【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