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域名:www.508340.com 备用域名:xx775.com xx776.com xx779.com ok639.com xx553.com xx568.com
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妈妈互助团
妈妈互助团

妈妈互助团

神奇艺术学校和它的名字一样,是一所充满奇迹和神秘的学校,它建校不到十年,就已经培养出数十名在艺术领域有杰出贡献的人才,其余学员也都有所建树。不过、如果仅仅是这样,确实还不足以凸显它的神奇。神奇艺术学校第一个神奇之处是因为它有一个古怪的规定,学校每年只招收10名11~13岁的男生学员,其他招收的条件不明,只是要求备选的学员由妈妈带到学校进行面试,只要校长点头就可以入校,军事化管理,学期三年。而校长大人就如同长了慧眼一般,每次被她看中的学生在毕业之后都十分出色,他们中有很多过去都很不被别的学校看好。神奇艺术学校的第二个神奇之处在于学校的校长大人,校长大人早年是一名非常有名的画家,她绮丽的外表、高贵的气质以及他在艺术方面深厚的造诣,使她在业界深受好评,被称为H市第一美女作家,她几乎将她全部生命都贡献在了艺术方面,30岁那年她忽然放弃了画家的工作,毅然开设了这所神奇艺术学校。至今已经是第十个年头,由于一直以来学校的突出成就以及美女校长的魅力,我们的校长大人被大家爱称为H市第一校长大人。而我们的故事就是从神奇艺术学校开设第十年的初秋季节开始开始讲起·······早上新型住宅街的一角,车库旁边的电线杆上,有一个写着「垃圾处理」的看板。看板下面就是专为周围住户扔垃圾的地方。今天也是同样,垃圾的回收车刚走不久,一些垃圾的碎片散落在四周,清扫街道的人还没有前来清扫。如果说平常的时候,并不用担心垃圾会飘到到处都是,因为勤劳的清扫妇会准时前来清扫。女人:「这不是三恵妈妈嘛,早上好啊。」三恵:「阿……久美妈妈,早上好。」叫做三恵的这位女士,此时正手握着一个小扫把打扫着卫生。三恵,半个月前刚搬到这里。家庭主妇,和丈夫儿子生活在一个三口之家里。但是,丈夫长期在外工作,现在基本上就是和儿子两个人在一起生活着。和三恵妈妈说话的人叫做久美,两个人是邻居。她和三恵妈妈的境遇不同,她是一位单亲妈妈,自己开着一家美容店,自己带着儿子生活。久美走到三恵面前,看到三恵手中的扫把,疑惑的问道:「今天清扫的大妈没有来吗?三恵妈妈怎么自己打扫起卫生来了。」三恵笑了笑道:「是啊,这么晚了清扫妇还没有来,我怕一会垃圾会飘得到处都是,所以就来清扫一下。」「三恵妈妈可真是勤劳啊。」「哪里哪里,我除了做些家务什么也不会,哪像久美妈妈那样自己做大老板。」「什么大老板,开一家小小的美发店而已,累个半死,就能糊口而已,哪像三惠妈妈你啊,有老公疼你,我呀,那是羡慕嫉妒恨,呵呵。」三恵心里一阵苦笑,自己虽然有丈夫,但是常年不在家,和单亲妈妈几乎没什么两样,不过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三恵并不打算向久美诉苦,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久美看了看表道:「真是抱歉,我必须赶着去上班,不能帮你什么忙了,不如这样,我给居委会的人打个电话,让他们赶快找人来打扫,你就回家照顾孩子吧。」三恵摇摇手道:「不用,不用,我家里也没什么事,就当作是锻炼身体了,久美妈妈快去上班吧,我这里真的没什么关系。」「这样啊,那好吧,三恵妈妈,以后有什么是随时可以来找我,我们即是邻居,您儿子弘树和我儿子志刚都在一所学校上学,所以请三恵妈妈千万别跟我客气。」三恵笑着答应了,两人就挥手道别了。看着久美的背影,三恵心中很是温暖,刚搬来不久就能遇到热心的邻居,真是一件幸运的事。三恵,此时正在收拾则儿子上学的东西。今晚是三恵的儿子弘树去神奇艺术学校见老师的日子。三恵回头看看自己儿子,这次竟然能被神奇艺术学校录取,真是感觉不可思议。弘树是个十分胆小、孤僻的孩子,十分怕见生人,面试的时候表现的也十分不好,一句话结结巴巴的说了半天,三恵实在想不到校长大人会点头答应他们的申请。昨天学校给三恵打来电话说今晚老师和校长要在学校见他们母子,真希望自己儿子可以表现好一些。「妈妈。」「怎么了,弘树。」「妈妈,真的要去吗?」三恵一听儿子现在似乎还有打退堂鼓的想发,气的直皱眉头。「弘树,这可不是去玩,而是去上学,好不容易能进神奇艺术学校,你可一定不能让妈妈失望。」「嗯……但是,我有一点紧张。」儿子孤僻胆小的毛病又犯了,三恵心中叹了口气。「不要怕,弘树,要积极些,都是你的同学,不要害怕,再说妈妈也会去,和妈妈一起,没什么可害怕的。」弘树虽然还有些紧张,不过还是点点头答应了。「好吧,那么我们出发吧,迎接你的新学期。」「嗯。」玉树点点头答应道。一路无语,三恵和弘树彼此都在想着心事······。教室里,校长大人,弘树的班主任正在里面等着他们。「晚上好,是三恵妈妈和弘树吧,欢迎来到神奇艺术学校。我是这所学校的校长我叫缨花,站在我旁边的这位是弘树以后的班主任左和子老师。」「啊,您好,缨花校长,左和子老师。」三恵一般向着她们问好,一边悄悄地打量着她们。这位被称作第一校长的缨花校长果然是名不虚传,将近40岁的年纪不仅丝毫不见老态,反而全身散发出一阵熟女魅力;但缨花校长最引人注目并不是她出色的相貌,而是她自认而然散发出高贵的气质,三恵也算是阅人无数了,可即使是最闪亮的明星也没有没有这样的气质,果然不愧是被称作第一校长的称号。再看缨花旁边的左和子老师,27、8岁的年纪,虽然没有缨花校长那样绝佳的气质却有一张亲和力很强的脸,月牙一样弯弯的笑眼,笑起来有两个浅浅的酒窝,让人一看就很舒服的感觉。「您···您好,我····我叫弘树。」弘树因为紧张连话也说不清楚了。三恵皱了皱眉头,自己孩子真是太胆小了,这样的表现老师一定会不喜欢他吧。三恵抬头看了看主任樱花和左和子老师,只见她们面对畏缩的弘树没有半分厌恶的表情,反而柔和的看着他。三恵心中放松一些,看来神奇艺术学校果然是名不虚传,也许真的能把弘树教好。「好了,我们不要站着说话,请跟我到这边来吧。」缨花校长开口说话了。「是啊,三恵妈妈、弘树请这边坐吧……」班主任左和子接口道。「谢谢。」三恵鞠躬道。弘树也跟着鞠躬,但是什么话也没说。当三恵和弘树坐好,左和子老师已经将几本书放在了他们面前的桌上。「三恵妈妈,弘树和您是第一次来到学校,具体的一些事情容后我会和您和弘树解释,今天把您叫来其实是为了参加学校的一个互助会活动,妈妈和孩子是分开活动的,一会我会带您去活动室,左和子老师会带玉树去另一个活动室。」弘树听到要和妈妈分开很是害怕,小脸一下子煞白了起来。左和子老师看到了弘树的样子,走到弘树旁边,蹲在他身边道:「弘树,别怕,老师和大家都是很亲切的人,一定会好好照顾弘树的,一会的活动非常有意思,玉树一定会喜欢的不得了,相信老师,好吗?」说着,左和子老师向弘树伸出了手,又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弘树看到左和子老师那秀美善良的脸庞,心中安定了不少,轻轻点了点头,把手伸向了左和子老师。看着儿子的样子三恵心中倍感安慰,拍了怕儿子的脑袋,对左和子老师递了一个感激的眼神。接着又对主任樱花道:那个,缨花校长,活动之类的我看让孩子一个人参加好了,既然现在老师答应帮我照顾他,那么是不是我就不要参加了,让孩子们在一起玩就好了」缨花校长摇了摇头道:「我们觉得您还是应该参加这个活动,其他孩子的妈妈也都会参加这个活动,这个活动不仅是同学们的交流,也是家长之间的交流,彼此加深了解,对孩子以后的成长大有帮助。」三恵听到缨花校长这么说自然不能再拒绝。缨花校长看到三恵妈妈没什么异议,回头对左和子老师道:「左和子老师,那边准备好了吗。」「恩,全部准备好了,我这就带弘树过去。」左和子老师应道。缨花校长点头答应,左和子老师让弘树和妈妈道了声别。牵着弘树的手,在三恵妈妈的目送中离开了教室。弘树一路上都很紧张,抓着左和子老师的手一直不敢放开。左和子带着弘树来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推开房门,弘树就愣住了,这里是一个小小的温泉室。弘树疑惑的看向左和子。左和子笑笑道:「怎么样,弘树,喜欢泡温泉吗?」弘树点点头。左和子接着道:「今天的活动就在我们学校的温泉室里进行。你自己现在温泉里泡一会,一会儿大家就会过来,好吗?」原来今天的活动是泡温泉,弘树想到。泡温泉当然是不能叫老师和自己一起泡了,于是弘树对左和子点了点头答应。温泉很舒服,温暖的泉水浸泡着身体弘树紧张的心情得到了缓解。弘树在温泉里面泡了20分钟,已经泡的有些疲惫了,见还没有人来,就起身冲起了澡。澡堂里一个人也没有,冲了一会儿的弘树又开始害怕了起来。就在弘树害怕的即将哭出来的时候,弘树听到了门外的声音。浴室的门开了。弘树更加紧张了起来。慌张的往门外看去。忽然,弘树愣在了当场,一动也不动。不,应该是说,一动也不能动了。「你好,弘树。」有人走进了浴室,带着笑脸的的和弘树打招呼。「呵呵,弘树,还记得阿姨吗?」这个说话的人,竟然是弘树的邻居久美阿姨。虽然很惊讶,但是真正让弘树完全不发动弹的理由······那是,久美妈妈竟然什么都没有穿,就这么全裸的站在弘树跟前。硕大的乳房,流线性的腰肢,平坦的小腹,以及下面浓密的阴毛,全都看的一清二楚。「啊···那个···。」弘树完全结巴了,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阿姨不穿衣服。弘树的脑子一片混乱,急忙用双手捂住下体,但是现在确再也离不开久美阿姨的裸体上。从刚刚搬过来开始,弘树就很喜欢久美阿姨,和自己做家庭主妇的妈妈不同,久美阿姨总是一副干练的模样,头发总是盘起来,身上总是穿着女士西装,打扮的永远是一丝不苟。对于胆小孤僻的弘树看到亲切又干练的久美阿姨,总是觉得很有安全感。弘树喜欢久美盘起的秀发、宝石一样又大又亮的眼睛,还有她爽朗的笑脸,也算是弘树第一次懵懵懂懂的感情。这个往日总是将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久美阿姨就那么一丝不挂的站在弘树的面前,盘起的秀发已经散落在身后,湿乎乎的贴在皮肤上;那干练的小西装已经不在,一对硕大的乳房在久美的胸前耸立着;肉色丝袜已经不在,白花花的美腿暴露在空气中;黑色的小高跟鞋也早已脱去,一双赤裸裸的小脚就那么踩在地上。正在弘树一团乱的时候,又有一个女人走了进来,是一个身材十分高挑的女人,高挑女人,同样的,什么也没穿,是全裸的。这个女人弘树从没有见过,看起来不到40岁的样子,身材非常高挑,至少有1米75以上的个头,其中、她的一对修长的美腿就占了身体的一半。那对美腿不仅修长,而且纤细、笔直,特别是走起路来出奇的好看,弘树觉得她走路的姿势像极了电视上T台上的模特。高挑女人的胸部是那种尖尖的,微微向上翘起的样子,虽然不大,却显得特别好看。高挑女人的皮肤很白,是那种羊脂玉般的白皙,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晶莹剔透。高挑美女较有兴致的打量着弘树道:「你好啊。」「······」弘树。高挑女人道:「嘿呀嘿呀,这个孩子好像傻掉的样子」久美笑笑向她介绍道:「这个是我邻居三恵的儿子,叫弘树。」高挑女人踏着猫步走到弘树面前,躬下身子和弘树打招呼道:「你好,弘树,我是美纪,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弘树傻傻的看着眼前自称美纪的女人,此刻弘树只有一个感觉,真美!美纪的眼睛是细长型的,睫毛很长、很卷,媚眼如丝,配合上她略带玩世不恭的微笑,绝对是个标准的美熟女。由于弓着身子,美纪一头飘逸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洒下来,胸前娇乳也因为引力作用自然下垂,两颗粉红色的小樱桃在美纪的胸前微微颤动,弘树感觉自己呼吸都变得困难了。美纪见弘树一声不吭,不满的道:「喂,小孩,阿姨都自我介绍了,你怎么也不大声招呼啊。」「您···您好····」玉树意识已经混乱,只是下意识的回应着。「叫美纪阿姨。」美纪道。「美···美纪阿姨。」「哎、呵呵,欢迎你参加,妈妈互助团。」美纪道。「妈···妈妈···互助···团?」「哎呀,没有听到过啊?左和子老师没有跟你说吗?」美纪皱眉道。这时候,门又开了。弘树向门的方向看去。开门的人,竟然是···竟然是弘树的班主任左和子老师。「呀呀,来晚了,抱歉哦,弘树,和大家都打过招呼了吗?」此时弘树的嘴已经张得像碗一样大。原因只有一个。左和子老师,也是全裸的。表情和刚才见到玉树时没什么变化,唯一的不同是,什么衣服也没穿。左和子老师额前整齐的刘海此时正湿漉漉的垂下来,残余的水滴正从发梢滴到左和子姣好的面颊上,左和子脸上依然带着招牌式的微笑,在两个小小酒窝的点缀下显得异常可爱。身材略微娇小的左和子胸前却顶着一对圆鼓鼓的乳房,两颗粉红色的樱桃镶嵌在这对巨乳上,让人忍不住去采摘。与左和子的皮肤是很白,和美纪的那种玉白的肌肤不同,左和子的肌肤是那种牛奶的白色,看起来就觉得软软滑滑的,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左和子的下体没有阴毛,由于正紧紧夹着双腿,弘树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左和子老师两腿中间有一块隆起的肉丘,正在懵懂的弘树不住的吞着口水。「左和子老师你来正好,这个孩子,还什么都不知道呢。」美纪微锁着眉头道。「啊,是的,因为弘树今天是第一次参加妈妈互助团,还完全没有跟他说明过呢」左和子微笑着回答。「怎么能什么都不知道,这不太好吧?」美纪眉头锁得更紧。「不会的,这是校长大人的主意,她认为这样会比较好。」面对锁着眉头的高挑女士,左和子依然是微笑着回答。「既然是校长大人的意见,那你们给他解释吧。」美纪不置可否的道。「呵呵,弘树,对不起喽,一定吓了一跳吧。」久美道。「······」弘树。「别担心,接下来我们要和弘树做很开心的事情,弘树,你一定会喜欢的。」久美道。「有···有趣的事情?」弘树不知道为什么做有趣的事情要不穿衣服,但是看到阿姨们的裸体,弘树只觉得又兴奋又紧张。「哎···弘树,你现在最想知道些什么?」美纪插口道。「妈妈···互、互助团····是做什么?」「妈妈互助团···一年级两名同学、二年级和三年级各一名学生,还有学生的妈妈们,一个小组总共八个人一起组成一个互助小组。」久美道。「互助····小组···」弘树一般胡思乱想,一边咽了一口唾沫。「对,互助小组。」美纪道。「弘树你是一年级的学生,我的儿子志刚是二年级的学生,美纪的儿子叫幸人,等以后班级的第一次分组还要会有一名和你同年级的孩子和妈妈加入我们的小组。」久美接着道。「小组、是做什么的?」「呵呵,是妈妈们和孩子们一起做有趣的事情的小组。」美纪道。「有···有趣?」「是的,学很多非常有趣的事情。」说着美纪还用用媚眼瞟了一下弘树的下体,弄得弘树赶紧把下体用双手捂紧。美纪又是一声坏笑,伸手就把弘树的双手拉了起来。「瞧你那个傻样,害什么羞,阿姨们都没有害羞,小男孩反而害羞起来。」弘树不好意思再捂住自己的小鸡鸡,小脸通红的看着妈妈们。「弘树,你知道什么是做爱吗?」美纪忽然道弘树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弘树虽然在电视上听过这个词,但是具体怎么做确实不知道。「那么,你自慰过吗?」美纪又道。「·······」接着弘树又摇摇头,完全没听过这个单词。几个妈妈看到弘树的反应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弘树,你有没有自己完小鸡鸡,然后觉得很舒服的时候呢?」美纪问。听到这话,弘树咽了一口吐沫,但是没摇头。「有,是吗?」弘树弘树确实有过自己玩小鸡鸡的时候,开始很兴奋,然后忽然一堆白色的东西喷了出来,吓得弘树再也不敢玩了,以为是生病了呢。「果然有吧。」美纪追问道。「快点想起来哦。」久美也道。「就是就是。」美纪道。「家里的小孩子经常自慰,妈妈一般都完全不知道。」久美又道。说着久美咯咯地笑了起来,其他的妈妈也跟着笑了起来。在妈妈们的笑声包围中,弘树觉得极其尴尬。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脑袋里昏昏沉沉的。「用手玩小鸡鸡,很舒服吧?」美纪道。「是啊,一定是很舒服。」久美道。弘树的脸红的要烧了起来,现在弘树只想跑出去。「那个···我···」弘树感觉身上开始变热,连忙又捂住了自己小鸡鸡。忽然···「别挡着了。」左和子突然插口道。随着左和子老师的话音刚落,弘树的手又被从鸡鸡上拿了开来。「啊!!」手突然被拿开,被挡住的部分全部暴露在妈妈们眼前。「看啊,看啊,已经勃起啦。」美纪道。「看来接下来,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久美道。美纪的手忽然放到了弘树的龟头上,用力的恩了下去。弘树第一次被别人抓住鸡鸡,一种奇怪的感觉充斥全身。「啊···嗯···嗯···」弘树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美纪阿姨白皙细长的手指。这双完美的小手此时正在弘树的阴茎上,轻轻揉搓着。弘树不知道为什么,全身一下失去了力气。身体被阿姨们支撑着,鸡鸡被美纪妈妈玩弄着,弘树的脑袋昏昏沉沉的。「阿···嗯···恩、吖····」「怎么样,舒服吗?」美纪边说边说边用食指在弘树的马眼上用力一按。一股强烈的刺激感从马眼直窜到胸口。「阿、阿、阿、阿······」弘树不禁忘情的呻吟起来。「呀……已经变这么大了。」左和子忽然道。「令人意外的大呀,明明这么小个子。」美纪说道,一边用美目较有兴致的打量着弘树,一边加大了揉搓的力度。「啊···啊···啊···不行、不行···停···停下来····啊····。」被美纪妈妈上下套弄着阴茎,弘树感觉自己的阴茎在美纪阿姨的手中猛烈地跳动起来。「呵呵···好有精神的鸡鸡啊,阿姨好喜欢。」美纪笑着说了一句,然后又继续套弄起来。嫩呼呼的小手在阴茎上来回套弄,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弘树心脏不正常的急促起来,脑子里满是美纪妈妈在自己阴茎上套弄的小手,脑子里晕乎乎的,做梦一般。「啊、已经有东西流出来了···怎么样···感觉舒服吗?」美纪说道从阴茎到全身,弘树感觉像被电流穿过一般,下浮一团火热,呼吸随着阴茎的震动而急促起来。「已经变得黏糊糊得了···现在,感觉怎么样?」美纪道。心跳加快,呼吸急促,无法思考,一声声的呻吟在口中发出。「啊···嗯、嗯···嗯·····。」「美纪,够了吧,再弄小弘树没准就射出来了。」久美有些不满得到。「哎呀···一开心差一点就忘了呢。」美纪笑道。接着、美纪妈妈的小手放开了弘树的阴茎。「美纪阿···阿姨。」忽然弘树想到,美纪妈妈是自己学长的妈妈,想到自己同学的妈妈竟然糅···糅我的鸡鸡···这简直,不能理解,然而现在从鸡鸡到全身的感觉,又是那么真实。「那么现在····」美纪正要有所行动。「呵呵。」久美突然发出一声浅笑。然后,久美阿姨,竟然··「啊····」「嗯···嗯····」久美竟然一口将弘树的阴茎含在了嘴里,用灵巧的小舌头舔弄起来。迄今为止,弘树从没有体验过的从没体验过的感觉。无法思考,弘树感觉下体像火一般暴热。「呜···呜···嗯···嗯······。」弘树很没出息的张大了嘴,发出了啼哭般的呻吟声。全身巨震,完全不能动弹。久美阿姨···久美阿姨……竟然,在舔我的鸡鸡。敏感的阴茎被软乎乎的樱桃小口包围着。用于排泄的鸡鸡,竟然被久美阿姨含在嘴里,怎么可能。「呼···呼···呼····。」久美的舌头开始一圈一圈的舔着弘树的龟头,弘树感觉一股热流涌了上来,腰部一阵巨震。「呼···呼···呼····。」久美阿姨抬起眼睛看着弘树,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舌头卷着弘树的龟头,一下一下的舔弄着。「呼···呼···呼····。」「阿···阿···阿···。」被口腔包裹着阴茎竟然是如此的舒服,弘树感觉自己在梦境一般。而更让弘树觉得梦境一般的是此时正在吞吐着自己阴茎的人竟然就是就是自己熟悉的邻居,是自己同学的妈妈,是自己一直敬仰的久美阿姨。是梦吗?弘树不禁向跪在自己面前的久美望去。此时久美也望着弘树,四目相对,弘树觉得全身一震。没错、是久美阿姨,那位弘树一直敬仰的久美阿姨此时一双美目正在径直的望着他。这双弘美目树看过很多次,可这是唯一一次,从上往下望着。眼神中没有了往日的威严,没有了往日的高高在上,却多了几分亲近,几分鼓励和几分诱惑。正在弘树胡思乱想之际,妈妈们却在互相交谈了起来。「哼···气死我了···一下子就让久美抢走了弘树的鸡鸡。」美纪不满的道。「嘻嘻,美纪姐,不要着急,有的是时间,等一会吧。」左和子老师笑着说道。「哼,久美这家伙,每次都要跟我抢。」美纪说着,脸上倒是没有什么生气的样子。这会儿,久美忽然将弘树的阴茎整个含进嘴里。「嘶····嘶······。」随着这暴强的刺激下,弘树的腰部也不由自主的挺了起来;久美的头开始前后动了起来,嘴里也开始发出一阵阵怪异的水声。「扑···扑···扑···嗯···嗯······。」久美阿姨一边不同的套弄着,同时目光也转向了上方。当她看到弘树哭泣般、同时还夹杂着快感的表情时,更加卖力地前后动了起来。「呼···呼···好···好好享受吧。···弘树······。」「嗯···滋···滋······。」「嗯···嗯···嗯······。」久美闭上眼睛,再次全心全意的给弘树口交了起来。头的动作加快,收缩的嘴唇奋力地吸着弘树的阴茎。「嗯···啊···滋···滋······。」久美的舌头卷起弘树的龟头,一遍遍的爱抚着,嘴里满是弘树从阴茎里流出的水的味道。「嗯···嗯···呀、呀、呀······。」弘树感觉快感已经从阴茎一直传到了腰间,被久美阿姨用小嘴和小舌头服侍着,只剩下一声声的呻吟。「阿···阿···恩啊···啊···我···我不行啦···好涨···我觉得···觉得好涨···嗯···嗯···嗯·······。」听到玉树的声音,久美更奋力的吸了起来。「滋···滋···滋···滋········。」「呜···呜···呜······。」「嗯···嗯····。」「啊···要出来了···要···要射了······。」「阿···嗯、嗯···射吧···全···全射在阿姨嘴里·······。」听到久美阿姨的声音,弘树一下子兴奋到了极点,腰部奋力向前一顶。整个阴茎一下子顶到了久美的喉咙,久美的表情变得有一些痛苦,不过就没不仅没有避开,反而将整个脑袋都埋在弘树的胯下,让弘树的阴茎一直查到她的喉咙里。感受到整个下体都被久美妈阿姨的小嘴紧紧包围,弘树再也受不了,一下在久美的喉咙里爆发出来。「啊···射了··射、射了···啊、啊、啊、啊、啊·······。」大量的精子从弘树的阴茎中射出,顺着久美的喉咙流了下去。「嗯、嗯···········」久美的喉咙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一次次将弘树的精液吞进肚子。「嗯···嗯、嗯、嗯···弘树···好、好厉害···射了、射了这么多···阿姨都快喝···喝不下啦······。」「········啊··········。」直到弘树全部的精子都被久美喝下去,久美才把弘树的阴茎吐了出来,一口一口的深呼吸,刚才似乎被憋坏了的样子。「射得真多,弘树,你真的太厉害了。」久美脸上的潮红还没有退去,声音充满了诱惑。「啊···那个,对不起···久美····久美阿姨····我、我实在是没忍住。」说着,弘树又想做错了事一样,蜷缩成了一团。久美坐到了到弘树身前道:「傻孩子,阿姨怎么会怪你,弘树的精液这么美味,阿姨高兴还来不及呢。」「真、真的?」弘树抬起头看向久美。这么近的距离,弘树忽然注意到久美嘴角还挂着自己的精液。久美笑了笑,伸出小舌头,将嘴角的精液卷进了嘴里,然后一脸享受的样子。「哇啊,弘树的精液真是太好吃了,弘树,谢谢你,让阿姨享受到这么美味的精子。」「真的,久美阿姨,我的精子真的好吃吗?」弘树满脸通红的道。「当然了。」久美笑的十分真切,美丽的大眼睛都眯成了月牙形。「那么弘树呢,刚才舒服吗?」久美问道。「······那个。」弘树羞得不知道怎么回答。「舒服吗?」久美又道。弘树的脸涨得通红,又看到久美真诚的面庞,轻轻的点了点头。「呵呵、那就好,弘树表现的非常好,阿姨要去梳洗梳洗,弘树在这里歇会好吗?」久美柔声的说道,不等弘树回答,久美又向着左和子和美纪道,「老师和美纪也和我一起去吧,让弘树自己歇会儿。」说着久美就拉着左和子和美纪走出了房门。哗哗的水声响起,弘树茫然的冲刷其身体。我、我在久美阿姨的嘴里射精了,这是真的吗?可是身上的感觉明确的告诉自己,一切都是真的,弘树甚至还能感觉到方才久美阿姨的呼吸喷到下体的那种热度。不可思议,弘树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旋转······「射精的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左和子老师声音打断了弘树的思路。「······」不知什么时候左和子三人又走进了房间「男孩子不要婆婆妈妈的,快回答。」美纪叉着腰说道。「阿···那个···很、很舒服···。」弘树小声的答道。左和子满意的点点头,接着道:「累了吧,去躺椅上歇会吧。」左和子指向浴室的躺椅上。弘树道:「那个吗?」左和子点头道:「是的,躺在上面休息一会,老师教你一点知识。「「好···好····。」弘树平躺在躺椅上,左和子走到弘树眼前,双腿跨坐在躺椅的两侧,身体微向前倾。左和子:「弘树,看到了吗?」弘树:「·······。」左和子一边微笑着笑着,一边用手放在自己的阴唇上,两只手指v字形的张开。左和子身体更加前倾,阴部几乎贴到了弘树的脸上。「弘树看,这个是就是女人的阴穴,是弘树阴茎最喜欢的地方。」弘树目不转睛的望着左和子老师的阴穴。这、这个就是女人的阴部,第一次看到,粉红色的肉瓣像花瓣般张开,左和子:「来,说一遍,老师的小穴。」弘树:「老···老师的小···穴。」左和子:「对,小穴,接下来···。」左和子用三根根手指插进自己的小穴。「看,就像这样的插进去,把你的阴茎插在里面,然后来回摩擦,再像刚才那的射精。非常舒服哦。」左和子此时也不禁有些害羞了,「呀,真是有点不好意思?。」叶子:「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看,已经湿了不是。」久美:「呵呵,老师加油哦。」美纪:「是啊,童真猎取,老师真是幸福那。」左和子:「哎呀,不要取笑人家了。」叶子:「没有啊,我看老师是一副期待的样子。」左和子:「那个……呵呵。」周围的母亲们在互相交谈着,但是弘树的视线已经完全集中在了左和子的阴部。阴部···老师的阴部···阴部···阴茎···插进去···。弘树的脑子里,被色情的信息灌满着,耳朵里什么也听不到,只感觉下腹一阵火热,刚软下去的下去的阴茎又开始膨胀起来。小穴···鸡巴···插穴···方才在久美嘴里射精的感觉再次复苏,嘴里含糊不清的呢喃着,脑子中充满了快感。此时左和子也看向了弘树。「弘树,刚才老师教给你的东西,都记住了吗?」「·······」「老师的小穴,也想更舒服。」「······」「老师的小穴,想要弘树的阴茎插进来。」「······」「愿意让老师舒服吗?」「阿···愿、愿···意。」得到答案,左和子的眼睛又笑的变成月牙形。「接下来,弘树,那么····」左和子微笑的看着弘树,两腿分了开来,腰部沉了下去。左和子一只手扶住弘树的阴茎,对准自己的小穴,坐了下去。「弘树,要和老师做爱了。」弘树已经勃起的阴茎,先是感到火热,接着就被一团柔软包围。「阿···阿、阿···阿···」「恩、阿···喔、喔···」那团热度从龟头一直到整个阴茎,一种又麻又痒的感觉升上心头。「阿···阿····哦、哦···和老师做、做爱,舒服吗?」弘树没有回答,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一声声的呻吟着。左和子引导着弘树。「弘树,跟着老师的动作,用力的挺起腰部,把弘树的阴茎、茎,深、深深地插进老师的小穴里。」弘树听到左和子的话,开始自己挺起了腰部。「啊······对、就···就这样····用力、用力插进老师的小穴里。」「啊···啊····老师、老师的小····小穴。」阴茎在老师的小穴里抽插着,弘树感觉一股气流涌向了心脏。「哇···哎呀、呀···好大···好舒服···弘树的阴茎好大,老···老师好喜欢。」「啊···用力,再用力点,老师还想···想更舒服。」硬邦邦的阴茎在左和子的小穴中进进出出着,一次次的摩擦着左和子阴部内壁的嫩肉。「啊···好舒服···弘树弄得老师···啊····好棒,老师好幸福。」「弘树,你···你呢,和老师做爱,舒服吗?」说着左和子用力扭动着腰部,将弘树的阴茎整个吞进了自己的阴道里。「啊,弘树的阴茎···好大···快插到老师子宫里了。」弘树听到老师的鼓励也越发激动起来,腰部的动作加快,被温暖的屄肉包围,快感在全身流窜着。「啊···啊、恩啊····。」「啊····对,就这样····不要停、学得真快····老师好舒服。」睡椅上下摇动,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无法形容的快感在弘树心头流淌着。「嗯···嗯、嗯····嗯····哼····。」左和子和弘树的性器互相拍打着,发出啪啪的响声。「啊···啊····弘、弘树···怎么样···舒服吗?」「啊···啊···是、是的···好舒服···恩啊···。」「舒服、舒服的话···就大声告诉老师。」「舒、舒服···」「和老师做、做爱···舒、舒服吗?」「啊·····嗯···太···太······舒服了。」左和子要不得动作加快了,身体由于剧烈运动开始出汗,汗水将她的秀发打湿,粘粘的贴在肌肤上,显得很是狼狈。由于兴奋,弘树的声音也加大了。「啊···小穴···插、插老师的小穴···插老师的小穴好、好爽····。」「嗯···恩啊····老、老师被弘树的阴茎····插、插得也好舒服····」左和子的小穴里开始流出淫水,从阴道口缓缓涌出,粘粘的、将两人互相结合的肌肤紧紧吸住。「啊、啊、啊·····」弘树在左和子的屁股下面大声喘息,腰部上下摆动着,每一次冲刺都更加兴奋。阴茎已经肿胀到了极限,弘树感觉下体一阵巨震。「老师···我、我不行了···要、要射了···」与此同时,大量的精子从弘树的阴茎里喷射出来。「啊、啊、啊、啊、啊·····」阴腔内部被精液一次一次的敲打着,左和子兴奋地发出一声声娇喝。「咿····咿、呀····呀····」从阴茎射出来的精液将左和子的阴部填的满满的。「啊···太棒了···弘树的精液太棒了···好、好多···全射进老师的阴道里了···」火热的精子在左和子的阴道内燃烧,弘树感觉自己的全身也在燃烧,腰部有上下跳动几次,将残余的精子全部射进左和子的阴道内。「嗯···啊、啊、啊···。」「啊。···好棒···老师的小穴里,几乎被射满了···都要、都要射到子宫里了。」当最后一滴精子都射进左和子的阴道的时候,弘树已经累得躺在长椅子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左和子缓缓站起身子,精子从灌满的阴穴中缓缓流出,顺着左和子的大腿流淌下去。左和子用手指扒开湿淋淋的小穴,对弘树道:「弘树你看,看你的精子从老师小穴流出的样子,知道吗,弘树,这是你和老师做爱的证据,记住了吗?」「老···老、老师····。」「呵呵,弘树真的让老师吃惊,竟然一次能射这么多,老师的小穴,都被弘树的精子灌满了。」左和子边笑边说着,看了眼已经块流到膝盖的精子,有注视着弘树,开心的眼睛眯成了月牙形。这时候,其他的妈妈们看到左和子的样子,都开始抗议起来。久美:「老师,你好了没有啊?」美纪:就是的,老师要我等到什么时候嘛。刚才还说不好意思,现在却自己爽个没完。」左和子连忙摇手道:「呀呀,不是那样子的····实在是,弘树他、他太厉害的,才会···。」叶子回头看了一眼弘树,插口道:「你们看,弘树好想还想要的样子。」「·······」叶子:「阿姨们也想和弘树做爱,好不好?」妈妈们一起点头,全都一脸期待的样子。弘树的脸又羞得红了起来。美纪:「诶呀,害什么羞啊,刚才你射精的样子阿姨们可全都看见了。」叶子:「呵呵,没这么说,弘树容易害羞,你可别吓着他。」说着叶子走到玉树的跟前,收手擦了擦玉树额头上的汗水,笑着道:「弘树,你好,阿姨叫峰山叶子···那个,健太你见过吧,和你一个班的,我是他的妈妈。」美纪也走过来到:「我是野田美纪,你好,弘树。」弘树:「啊···你、你好。」弘树看到陌生人又开始紧张起来。左和子:「弘树,你看,妈妈们都很喜欢你呢,不用害怕,妈妈们都很温柔的。」弘树看到左和子老师在身边,心里渐渐放松下来,轻轻的点点头。左和子:「那么,接下来,你也像和老师做爱那样,让这三位妈妈也快乐,好不好?」叶子:「是啊、是啊,弘树,今天是你第一次参加活动,阿姨们的小穴,今天全部属于你一个人。」弘树看看娇小的左和子老师,又看看高贵的久美妈妈,看看丰满的叶子妈妈,又看看身材高挑的美纪妈妈。心中被兴奋填满,脸已经羞的通红,眼睛却已经离不开老师和妈妈们的裸体,脑子里混混沌沌的,像在梦里一般。这一夜就像做梦一样,弘树不记得自己射了几回精,不记得和妈妈们做过几次爱;脑子里只有几位妈妈们的成熟肉体,此起彼伏的呻吟声,还有那充斥在空气中,久久不曾散去的淫液的味道······。字节:30101【完】

Back to Top